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温柔杀手 的博客

讲普通人普通的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事建筑工程设计,高级工程师,注册公用设备工程师。上海虹桥机场候机楼改扩建工程、上海世博会外国国家馆等重大工程的主要设计者和专业负责人。喜欢游泳、长跑等、炒股、摄影、旅游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沈城日记5  

2011-11-21 22:43:27|  分类: 沈城记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偶尔看了开网易博客前发表在QQ空间的日志,觉得比最近的文章写的好,于是在易博上再现眼一下。

窗外,淅淅沥沥的雨声持续了一个晚上,到早上还在下着,似乎要把一春天没有下的今天下个够;窗开着,纱窗上叮着只土褐色的蛾子,张开翅膀,正正地伏着,就像绣在纱窗上蝴蝶花。一夜的雨叫沈阳的气温骤降,蛾子没有了暖和的生存环境到这取暖来了。

因为下雨原本打算外出的计划泡汤,一口气把张爱玲的小说《小艾》看完了。张爱玲笔下的女人大多没有好结果的,其实是控诉旧中国对妇女的压迫与迫害。张爱玲的小说都是写发生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旧上海,有钱人家或没落的有钱人家的家里,以那些小姐、太太们日常生活故事、嫁娶、婚伤为主线,讲述女人们的悲惨命运。

 《小艾》贯穿那个时代,讲述一个败落的封建大家庭中两个女人的悲惨命运的故事。

第一个女人是五太太。五太太是续弦,过门后不久,由于不得宠,五老爷就带着三姨太去北京闯荡了,留下新婚的五太太在上海守活寡。

五太太在这样一个旧式家庭中,对于这样一个有名无实的丈夫,还不得不强装欢颜、恪守妇道,孝敬公婆、当好继母。临死前还念念不忘五老爷,还在为老爷“一次也没来看过她”伤心,把她的情感归宿寄托在这个封建社会化身的五老爷身上。她到死没有觉悟,没有认识到是谁断送了她的一生、酿成了她的悲剧,成了旧社会封建家庭正真的殉葬品,太悲哀了!

第二个女人,小艾是席家买来的丫头,伺候五太太的。买到席家时只有七八岁,受尽了五太太及席家人的打骂、折磨;被五老爷霸占,还要遭到三姨太的毒打,导致小产,落下终身的妇女病,不能生育。

与印刷社排字工金槐的自由恋爱到最后结婚,是小说一大亮点,其实是表达了作者对自由恋爱的向往,对旧社会包办婚姻的抨击。婚后短暂的幸福婚姻后,重归动荡与苦难,进一步说明了旧社会的黑暗,下层劳动人民的苦难。

相比五太太,小艾是有觉醒的,她对席家、对这个吃人的社会充满仇恨,而对金槐的一家则表现出相当大度的爱,在那个及其苦难的年代,用她微薄的收入养活了金槐的一家。

 

小说 《小艾》故事梗概

五太太是续弦,可还没有三姨太得宠,过门后不久,五老爷就带着三姨太去北京闯荡了,留下新婚的五太太在上海守活寡。席家虽然败落,依然过的是大户人家的生活,下人不够,到乡下买了两个丫头来,小艾就是这是来到席家伺候五太太的。一个只有七八岁的乡下小女孩,来到上海一个有钱人家里,要伺候这些挑剔的大户人家的小姐、太太,这里向的酸楚、苦难是不言不言而喻的。一有点差处,就招来五太太的毒打谩骂,稍有点不顺心,五太太也把气出在小艾的身上。

五老爷在北京混不下去了,回到上海,继而再去南京,在南京也一塌糊涂,家里已经没有人接济,于是想到了太太的嫁妆。五太太高高兴兴地带着自己的私房、下人来到丈夫身边,在变卖了太太的首饰后聊以维持在南京的开销。五太太原以为以自己的私房解决了丈夫的燃眉之急,在老爷跟前的地位会发生些许的变化,然而令老爷发生变化的不是太太的首饰,而是太太的丫头小艾。一次,太太、三姨太外出打牌,老爷霸占了小艾。奸情败露,事态逆转,三姨太把小艾打得小产,小艾得了终生的后遗症,太太、姨太太间短暂的和睦打破,最后五太太不得不离开丈夫回到上海。

不久,老爷也回到了上海。不过这次老爷没有回家,跟一个红歌女住外面。一个早晨,五老爷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在大街上枪杀。这时席家已经分家,五太太带着五老爷的小儿子一起过。小艾已经出落得一个大姑娘了,结识了印刷社的排字工冯金槐,五太太早已有把小艾嫁出去的念头,由陶妈作说客将小艾金槐的婚事辍和成了。金槐租了套石库门的阁楼,添置了简单的家具,与小艾成了婚。

婚后不久,日本人打进上海,金槐的印刷社要搬迁到香港。夫妇俩相商,金槐先去香港,落脚后小艾再去。正当小艾积极筹备赴港之际,传来香港沦陷的消息,赴港成为泡影。金槐转战香港、贵阳、湖南,最后到了战时陪都-重庆,直到抗战胜利后一年,才回到上海小艾的身边。这期间,金槐的大哥、弟弟都因躲避战乱逃到到上海,小艾与婆妈及金槐大哥一家、弟弟一起生活,靠她帮佣、跑单帮赚的钱维持冯一家的生计。生活过的清苦,但总是与以前在席家的日子不同。由于常年的劳累,又没钱看医生,小艾的老毛病比从前越发严重了。

金槐终于回来了,全家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。与丈夫的团聚,小艾暂时忘记了病痛。那顿饭后,大嫂带着孩子回乡下去,大哥住在做出店的写字间里;小弟也已结婚搬出去住了,家里又回复了以往的平静,成了他们小两口的天下。

金槐陪送艾去医院看病,小艾靠着金槐的肩膀,恨恨地说:“我真恨死席家他们,我这病都是他们害我的,这些年了,我这条命还送在他们手里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