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温柔杀手 的博客

讲普通人普通的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事建筑工程设计,高级工程师,注册公用设备工程师。上海虹桥机场候机楼改扩建工程、上海世博会外国国家馆等重大工程的主要设计者和专业负责人。喜欢游泳、长跑等、炒股、摄影、旅游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陈家父子一  

2012-06-30 05:30:17|  分类: 故乡故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盛夏,火热的太阳烤得河塘边的柳树垂下了枝丫,只有知了仍然坚守在树枝上懒懒地唱着歌儿;芷江路上的行道树是梧桐树,密密砸砸的,大叶子遮住了火辣的阳光。公交站到陈家的一路都是这样法国梧桐,在树底下走并不觉得十分炎热。

阿姨和姨夫都上班去了,三兄弟在家,老大与隔壁老大在吃酒“嘠三糊”,老二、小三在看电视,他们家的12吋三洋黑白电视机值500多块钱,进口原装的,正重播着昨晚的日剧《姿三四郎》。

不晓得啥晨光,陈家的汽车也买好了。这次来陈家,是跟陈家老大借车来的,说是要去灾区救灾。自从听说陈家买了汽车,我一直思忖:陈家条件好,但还没有好到能买汽车呀。

轰隆隆的春雷把我从梦中惊醒,又是南柯一梦。

 

跟陈家的交往是四十多年前的故事了,那时他们家在止园路上,已经算是很市区了,而我家就在城乡结合部,走不了几步路就是农村了,陈家兄弟喜欢来我家玩。

在乡下,陈家姆妈和我母亲同村、前后院子的邻居,是同姓不同族的姐妹,又是差不多时候来的上海。我一直以为她们住得这么近,应该有很近的血缘关系,可母亲告诉我,她们并没有族亲关系。因为这层关系,相互间的走动自然都了起来,而且越走越走热络。我们管陈家姆妈叫“阿姨”,陈家兄弟管我妈叫“大姨妈”。

姨夫是玻璃厂的工会主席,共产党员。那个年代,能在国营的厂里混到这个份上,用现在的话来说“绝对高薪阶层”了,几十年来,陈老爸月收入一直有80多块钱,养活一家子一点问题都没有,况且阿姨还在街道工厂做着事,所以陈家的条件是很好的。

陈家三兄弟,老大来,大我五岁,年龄与我二哥相仿,每回来总找他玩,也管他叫二哥。老二奇,比我小三岁,比老大文气许多,喜好也跟我十分接近,奇专找我玩,叫我三哥。老三新比我小妹还小,是被爸妈宠着的“小萝卜头”,尚不具备与我等玩的资格。

夏天来了,陈家兄弟来我家玩的一大内容就是去附近的农村抓蟋蟀。但老大、老二从来不一起活动的,往往周一栋刚走,周二奇带着同学又来了。栋每回来总会带上他的一个伙伴,带着各种抓蟋蟀的工具,如手电、蟋蟀网、蟋蟀筒,一般都在晚上来,找到二哥,带上家伙就到方圆二、三公里田间、河畔等处找寻蟋蟀去了。他们一干就是一个通宵,直到凌晨时分才会罢手,满身泥巴、脏兮兮地回家地满载而归了。

四十多年前,孩子们白相都是跟样的,大的玩啥,小的也玩啥,陈家老二也不例外。既然大哥不肯带弟玩一起玩,奇就自己组织力量抓蟋蟀。奇来时同样也会带上一、二个兄弟,晚饭后悄悄地找到我,我便带着这些压根儿不会抓蟋蟀的弟兄,在农村的广阔田地里尽情寻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