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温柔杀手 的博客

讲普通人普通的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事建筑工程设计,高级工程师,注册公用设备工程师。上海虹桥机场候机楼改扩建工程、上海世博会外国国家馆等重大工程的主要设计者和专业负责人。喜欢游泳、长跑等、炒股、摄影、旅游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大陈岛掠影(二)  

2013-11-19 16:30:41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们乘坐近洋岛礁搜救船离开上大陈岛,船上采用是的北斗导航系统,这是中国航天科技对中国百姓最实际的贡献。上下大陈岛距离很近,不一会功夫就到达了下大陈岛。一上岛,阵阵海腥味扑面而来,人声吵杂,街道狭窄,车辆拥挤,房子比上大陈多得多,因为这里是镇政府的所在地,是大陈岛是渔业、旅游活动的中心。

大陈岛掠影(二) - singer - 温柔杀手 的博客

 

垦荒纪念碑

 大陈岛掠影(二) - singer - 温柔杀手 的博客

我们乘坐下大陈的“靠客思1号”继续大陈之旅,第一个景点是垦荒纪念碑。1956年1月,共青团中央书记胡耀邦向温州青年发出“组成志愿垦荒队,开发建设大陈岛”号召, 1月31日,首批227名14至22岁的队员携“大陈岛温州青年志愿垦荒队”旗帜,在团中央、团省委代表护送下,登上大陈岛。荏苒30年,1985年12月29 日,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登岛看望老垦荒队员。2000年2月,“大陈岛垦荒纪念碑” 落成,碑高18米,由张爱萍将军题词。

大陈岛上,军营、坑道、哨所、前沿指挥所等,遍布上、下大陈岛。就在垦荒纪念碑的旁边,我们实地踏勘了60年前的前沿指挥所、坑道、战壕、柴油发电机站、油库等,它们都保持着60年前的原貌。在大力号召垦荒的年代,这里的工事也没有遭到破坏,到了“备战备荒”时期,又挖了不少人防工事,所以国军和共军联手把大陈岛内脏都掏空了。

 大陈岛掠影(二) - singer - 温柔杀手 的博客

      坑道

大陈岛掠影(二) - singer - 温柔杀手 的博客
      战壕

甲午岩、思归亭

大陈岛掠影(二) - singer - 温柔杀手 的博客
     甲午岩

大陈岛掠影(二) - singer - 温柔杀手 的博客
      思归亭

下大陈岛东海岸,耸立着两片巨大的干出礁,造型雄奇,就是著名的甲午岩,也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个景点。甲午岩岩壁如削,岩层垂直节理发育,有若神斧劈就。游人穿过一片幽幽的黑松林,豁然见巍巍巨礁拔海屹立,脚下却是数十米深渊,渊底海水回荡,小岛啾啾,极目远望,海天一色。整个景区环境静谧,气势磅薄,视野和视觉色彩效果均好,为大陈风光绝佳之处。

甲午岩海岸原为国军的炮兵阵地,沿岸战壕纵横,现遗迹犹存。 1954年5月8日,蒋介石携夫人至此巡视,是年秋,温岭县政府在此修建 “中正亭”,后毁,1988年修复,改题为“美龄亭”。此处望海,可见云螟海角,海气著树,涛声裂岸,复思彼岸数万大陈游子,家乡父老魂牵梦莹,期盼游子回归,祖国统一,于是,于2006年“美龄亭”改为“思归亭”。

大陈岛掠影(二) - singer - 温柔杀手 的博客
          蒋介石巡视大陈岛在甲午岩的留影

蒋孝林七岁那年,一大早妈妈带着他坐上码头上的小舢板,小舢板摇到海里的美军军舰,母亲和蒋孝林登上了美军舰,来到了台湾。那一天是1955年2月8日,刚过了元宵节,妈妈告诉他是去台湾避难的,一、二个月,顶多三个月就要回家的,所以家里过年的年货都没有吃完,也没有收拾好,匆匆登上了避难的军舰,这一避就是六十年。

来到台湾后,政府根据个人的专长安排去处:渔民分配到沿海,3户人家给一艘船;农民分得土地,主要集中于高屏溪流域;以酿酒为业的大陈人,则被分配到酒厂。蒋孝林和姐夫家去了花莲,继续以渔业为生。

来到台湾的大陈人全部被安置在政府新建的大陈新村,蒋孝林家落户在花莲的大陈一村。大陈人语言不通、生活习惯迥异,他们几乎与台湾社会完全隔绝。在大陈新村,他们依然讲着大陈话,搓着大陈麻将,吃着大陈年糕,大陈新村就是他们的全部圈子。蒋孝林在大陈一村上的国小,并在大陈一村任国小老师,在大陈一村国小退休。退休后的蒋老师担任了大陈一村理事会的会长,安排老大陈人的生活、休闲、娱乐。蒋妈妈从踏上小舢板的那一刻起再也没有离开过台湾,更没有回到过家乡大陈岛,蒋妈妈在大陈一村离开了人世。现在,蒋孝林几乎每年都要回大陈岛一次,作为一个游子,踏上故乡的土壤,呼吸故土的空气,见证大陈岛的变化,但是,蒋孝林们再也不会是大陈岛的居民了。

国共两党的纷争、恩怨,改变了一个国家的历史轨迹和意识形态,造成了几代人的悲欢离合,改变了数代人的生活方式,这是国家的悲哀、人民的不幸,希望这样状态尽早过去,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和谐、完满的国度里。

要离开大陈岛了,但大陈岛的故事依然在我的心中激荡,思绪依然在持续燃烧。大陈岛,我们还会回来的,一如镇长所言:这次给大家留些许遗憾,希望大家尽快再来大陈岛,弥补遗憾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