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温柔杀手 的博客

讲普通人普通的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事建筑工程设计,高级工程师,注册公用设备工程师。上海虹桥机场候机楼改扩建工程、上海世博会外国国家馆等重大工程的主要设计者和专业负责人。喜欢游泳、长跑等、炒股、摄影、旅游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眷村、大院内外  

2014-04-09 14:09:16|  分类: 中华民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《往事只能回味》是由“综艺教父”王伟忠和旅美歌唱家田浩江领衔主演的话剧,故事以台湾眷村和北京部队大院为背景,以伟忠哥和田浩江两位艺术家真实身份,演绎了一段浓浓的兄弟真情和两个家庭悲欢故事。

无奈的眷村

由于父辈们仓促迁台,伟忠一家只能“暂居”眷村。眷村的居住条件差,工作也不好找,孩子们在这种不安定的环境中总是更容易惹事生非。于是,在眷村,发生了一幕幕以强凌弱、以大欺小的战争,大哥就得保护好弟弟伟忠,大哥就是伟忠的保护伞。当大哥离开眷村去军校时,不忘把一些重要的“防身术”教给弟弟。

从军中退役的大哥,并没有对自己的命运改变什么,回到眷村的大哥始终有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梦想。于是,大哥远渡重样去美国,希望实现自己的“美国梦”。这个梦在美国并没有实现,当父亲病重、病危,母亲希望作为长子的大哥出现的时刻,他没有出现在母亲的面前,没有出现在父亲的病榻前,大哥只能在嘉义父亲的坟上尽儿子的孝道。

大哥匆匆回台又匆匆返回美国,继续做他的“美国梦”。可是大哥的“美梦”依然没有做成,好多年后,大哥在家人的催促下,孓然一身回到台湾。大哥没有了当年的豪言和壮语,徒增了额头的皱纹和身体的佝偻。

特殊化的大院生活

生活在北京部队大院的军家子弟当然比普通的百姓要优越很多,他们住的是建造质量很高的部队房子,可以接受比普通百姓更好的教育,可以进国营的厂家工作……这些都是当年大院外的人们无法企及的。已经是国营的北京锅炉厂工人的田浩江,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以师从声学老师学习唱歌,受到过父亲熏陶和启蒙教育的浩江,有着良好的天赋,在老师的调教下,如鱼得水,进步神速。由此也引发了他去美国深造的梦想,终于,在哥哥的点化和帮助下说服了父母,并在自己的努力下筹到了去美国的单程机票钱,登上了赴美飞机的玄梯。

浩江在美国取得了成功,成为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最耀眼的华裔歌唱家,出演了40多部歌剧。

当得知哥哥病重,浩江从大洋彼岸来到哥哥的病床前。在病房里,浩江把这些年在美国的辉煌演绎给哥哥听,哥哥则拿出珍藏的弟弟早年的录音带播放,并和着音带一起歌唱,“时光一逝永不回,往事只能回味……”浩江听得惊呆了,作为弟弟从来没有听到过哥哥的歌唱,从来不知道哥哥有如此美丽的嗓音。浩江明白,哥哥是用生命在歌唱!哥哥用埋葬了自己天赋和爱好的方式,腾出机会给了弟弟,才成全了田浩江在纽约大都会的辉煌。

大院外平常人的日子

诚然,在那个年代生活在部队大院的人们是幸运的,而在大院外的人们则过着完全不一样的日子。人们在收入低下、物资匮乏的背景下过着拮据的生活,很多人想尽各种法子增加收入、改善生活,二哥就是这样的。才十几岁的二哥,没有零花钱买烟抽、买好的东西吃,就学者他的那帮兄弟,抄着渔网到附近的河里捕鱼。每天晚上,二哥扛着渔网,我背着鱼篓,我们哥俩就捉鱼去了。累了,就躺在河边的草地里休息;饿了,地里田头的黄瓜、西红柿就是我们的夜宵。夜深了,小鱼篓里有半篓了,该回家睡觉了。

第二天的下午,二哥拿着这半篓鱼,带上几个搪瓷盆,到附近的公交站点摆地摊。瓷盆里放些水,把活鱼放进盆里,一盆一条,一块钱一盆。活蹦乱跳的鱼非常诱人,在那时这已经是高消费了。消费这类奢侈品的多半是附近工厂里年轻的少妇,以她们三十几块钱的工资买这一块钱一条的活鱼已是相当贵的了。

这样的营生很不错,鱼虽然贵点,但对当时吃不到活河鲜上海人来说,这些鲜活河鱼还是相当有诱惑力的。但这类活动在当时是绝对被禁止的,它是资本主义的尾巴,是要被割掉、要铲除的东西。

我与二哥捉鱼的经历,与浩江的大哥哄着浩江守着冰窟窿等鱼儿蹦出来,何其相似。虽然浩江没有等着鱼儿蹦出来,却体验到了大哥的温情;我看到了鱼儿跳入了渔网、进入鱼篓,更看到了从一个小独立自主的、坚强的二哥。由于那段与河亲密的经历,曾经我把那一带的水网绘成了地图,指点我们每晚要去捉鱼地方,还由此还对地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后记

《往事只能回味》中有许多值得回味的细节:用六、七十年代台湾的惯用语言讽刺大陆“文革”的荒诞,用大陆“文革”的口号,高呼一定要把台湾人民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放出来。记忆中,还没有台湾人民敢在大陆的公开场合,用辛辣的语言讽刺大陆政权,《往》剧在这方面确有突破。

记得二十多年前,那时来大陆的台商还很少,有一个台湾的林姓老板,在上海做生意,我们偶尔在一起喝酒,酒过三巡后,林老板大侃老蒋的“反攻大陆”故事,不过,林老板再怎么有酒壮胆,还是让把门关上了才敢大唱“反攻,反攻,攻回大陆去,大陆是我们的家乡……”

几年前参加一个工程的设计,合作方有许多台湾的工程师。在交流的过程中,深谙两岸之间的隔阂,希望借鉴台湾的经验,索要些台湾的建筑设计的法规、规范,台湾的同行爽快地答应了。可是他们的承诺仅仅停留在口头上,没有实际的行动。我想,台湾的同行不会吝啬到一本普通的技术资料书都不肯送大陆同行,也许出于对政府方面某些限制的忌惮!

如今,一部由大陆、台湾演员联袂演出的话剧,在大陆的舞台上,公然用辛辣、讽刺的语言,揶揄大陆的政权,这不能不说是一大进步,也是两岸关系的一大进步。不管两岸制度如何,作为中国人终究希望两岸能融合在一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